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mwenting.com】
当前位置 : > 短篇美文 > 短篇小说 > 正文

小说视界| 任一刀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0-09-09 15:42 阅读:0次   真人百家乐   作品点评

 小说视界| 任一刀

邢剑良,男,从教于河北省固安县第一中学。涉猎小说、散文、诗歌、杂文等文学创作,作品散见于《青年文摘》《知识窗》《格言》《杂文选刊》等,曾获河北省首届燕都微博微小说大赛优秀奖。
 
 
在白马镇,就算有人不认得镇长,也绝不会有谁不认得任一刀。
任一刀是个屠夫,杀牛卖肉,既非官也非贵。可是,在白马镇人们的眼里,他还真就是个人物。据说他们家操这个营生由来已久,可以上推到他太爷那辈,一辈辈传下来,传到任一刀这辈,在白马镇就成了响当当的金字招牌。
惯常一说起屠夫,人们大多会想起三国时候的猛将军张飞,或是被鲁智深三拳擂死的镇关西,不论哪个都是膀大腰圆的,一脸络腮胡子怎么也刮不利落,一张嘴就高声大嗓,震得人耳朵嗡嗡山响。可任一刀却不同,他偏偏生得一副斯文相,轻声慢语,中等身材,体型偏瘦,肤色白皙得赛过女人,冷眼一瞧简直就是个文弱书生。
可是,一到杀牛的时候,任一刀就换了模样。脱掉外套,用现在的时髦话讲,叫“穿衣显瘦,脱衣显肉”,一凛子一凛子的肌肉,不亚于武打明星。手里那把祖传的尖耳牛刀,更是亮得晃人眼目,刀把儿是花梨木的,却打磨得有了金属的光泽。任一刀说这把刀少说也有小二百年了,经它宰杀的牛不计其数。
任一刀没有吹嘘,在白马镇,无论谁家遇到婚丧嫁娶,或者逢年过节,都得杀羊宰牛,操办一场。杀羊还好说,杀牛可是个棘手活儿。别人杀牛,总得七八个人帮衬,拉的拉拽的拽,摁的摁扯的扯,最后用一条绳索七手八脚地捆了,才敢下刀。任一刀却不然,他不慌不乱,也不用人帮忙,不紧不慢地往脖子上搭了围裙,围裙是用整张上好牛皮裁成的,柔韧而结实,两条褡裢绳往腰后一系,一脸的云淡风轻平静如水,他踱着方步,腰里的刀鞘一摇一摆。别看这把刀鞘不起眼,却也大有来头。任一刀有个闯关东的二伯,十几年前回来祭祖,带了好些个山货,有人参有鹿茸,还有大半张虎皮。虎皮本是孝敬任一刀的爷爷做大氅的,任一刀涎皮赖脸地硬是要了一块做刀鞘。他说,杀牛刀是有灵性的,如果用虎皮做刀鞘就沾了虎性,这可是东北虎呀,是牛哪有不怕的?也许任一刀说的真有道理,此后再杀牛时,只要刀一出鞘,再能折腾的牛也灰溜溜地停止了撒泼尥蹶,喘着粗气鼻孔上翻,像是嗅到了什么气味似的,一动也不敢动。
任一刀杀牛有着超出同行的观赏性,他有一套自己独一无二的程序,这就让原本暴力血腥的活计平添了几分庄重和神秘。牛牵过来了,他却并不急着杀,他总是先割一把鲜草,如果是冬天就换成一把干草,亲手喂给待宰的牛吃。任一刀看着牛吃草,嘴里也不闲着:“人吃肉,牛吃草,都是人世走一遭。尘归尘,土归土,各有造化各有主。来的来,去的去,命里轮回有交替。早也死,晚也死,早死晚死难逃死。”他一边念叨,一边轻轻地抚摸着牛的头,就像是一个父亲抚摸着自己的孩子一样。一把草转眼工夫就吃完了,可是牛还不停地倒嚼,好像有一辈子也嚼不完的草料似的。
嚼着嚼着,牛的眼睛就湿润了,水汪汪的像两洼清澈的潭水,照见两个湿漉漉的任一刀。任一刀老和尚念经似的,把他那套词嘀嘀咕咕地说了三遍,然后才从围裙兜里掏出一块叠得方方正正的红布,迎着风一抖就蒙在牛的眼睛上。人们知道,他的尖刀该出鞘了。阳光在任一刀的刀锋上幽幽闪烁,刺得围观的人屏息觑视,有人不禁打了寒颤。胆小的孩子吓得用双手捂住眼,从指缝里偷偷地瞥着,想看又不敢看。任一刀突然向前一攒身,“嘿”了一声,刀子便径直插进了牛的颈部。那牛痛苦地“哞”一声,仿佛仰天长啸,两只前蹄离地,斗大的牛头高高昂起。任一刀手腕一抖,顺着牛嘶鸣时张开的气管往里一纵刀,再把刀背快速向下一压,就生生割断了牛的气管和动脉。随着牛的双蹄落地,它膝盖一弯,软软地跪在地上。任一刀左手拎过事先准备好的木桶,右手一撤刀,牛的血就像喷泉一样,准确而有力地落进木桶里。人们齐声喝彩,刚刚被吓住的孩子,也挪开了手,看着已经倒地的牛出神,牛脖子上多了个血窟窿,咕咚咕咚冒着气泡。

阅读感言

所有关于 小说视界| 任一刀的感言
网站地图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菲律宾申博娱乐 百家乐登入网址 申博太阳城注册
太阳城 太阳成菲律宾网站 www.988msc.com 申博开户平台登入
申博娱乐开户 百家乐登入网址 申博太阳城 申博真人游戏
太阳城申博开户 太阳城app下载 申博太阳城注册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
申博官网登录 澳门银河赌场 ag真人百家乐 盛618官网